铅山教师王先秧42年大山的坚守,只为山里孩子走出大山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铅山新闻网    点击数:423    更新时间:2016/12/27 【字体:

  

  “细雨生寒未有霜,庭前木叶半青黄”,早已入冬,气温还是无端闷得让人有些烦躁。车子缓缓行驶在蜿蜒盘旋的山区水泥路上,从乡政府驰行数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片翠绿环报的山坳里,山区特有的温润让我们的烦躁莫名消失了。这是武夷山山脉的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距县城60多公里。天柱山乡紫源教学点就设在这里。说是教学点,也仅是一栋不起眼的水泥房,前面有一块不大的院子,没有操场,但大门口的校牌却熠熠生辉,这个教学点有7个学生,其中一年级3人、二年级4人,王先秧是这所小学唯一的老师。

  从教42年,复式班教了42年

  见到王先秧时,他正在跟二年级学生上语文课。王先秧瘦小个儿,不修边幅,一双眼睛很具精气神。王先秧没有注意到有客来访,仍一团和气、声情并茂地比划着。虽然是带着明显乡音的普通话,王先秧照样讲的激情澎湃。在这种轻松的氛围里,教学点这学期仅有的7名学生以同样的欢快完成了这节课。这时,王先秧才发现笔者一行。

  天柱山学校长孔伯春介绍说,王先秧今年59岁,42年来,无论校舍如何迁移,无论师生如何变动,王先秧怀抱教书育人的满腔热情,始终坚守在大山深处复式班的讲台上,犹如一支默默燃烧的红烛,辉映着山区孩子们成长的道路……

  

  王先秧背孩子过河

  1975年2月,天柱山乡邓源村赵家坞教学点原代课老师退休了,30多名学生面临无书可读的窘境。当村支书找到王先秧,要他担任赵家坞教学点的代课老师时,王先秧连报酬也没问便满口答应了。自此,王先秧就成了这海拔近千米的铅山县“最高学府”唯一的老师,开始了他的从教生涯。

  赵家坞终年云雾缭绕,山路崎岖难行。开学发课本,王先秧就步行十几公里到乡中心学校用肩膀一步步挑上山;缺少课桌凳,王先秧便走家串户向学生家长借用;三个年级学生的课程,王先秧全包了。就这样,王先秧领着每月18元的微薄工资的在赵家坞教学点坚守了四年。

  

  王先秧送孩子回家

  一个夏天的下午,王先秧放学送完学生回教学点。今天学生交的作业较多,王先秧想早点赶回去做饭、改作业,便抄近道返回。不想离教学点不到500米处,王先秧感觉脚背一麻,随即一条一米来长的蛇窜进了草丛。被蛇咬了!麻麻的,没有痛感。王先秧心知不妙,这是条毒蛇。他赶紧用皮带将脚脖处牢牢扎紧,又拿荆棘刺把伤口划开,将黑血用力挤出。看看黑血越来越淡,王先秧才找了根树枝做拐杖,一瘸一拐地下山。好不容易来到乡卫生院,打了血清,包扎好伤口。王先秧饭也没吃,回到教学点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简单弄了点东西吃后,又忘记了一切,全身心投入了改作业、备课中。这之后,王先秧送孩子们回家,都要带上一根竹棍防身,且再也不敢抄近道了。

  1996年10月,王先秧因有着多年的复式班教学经验,被教研室推选为复式教学典型发言人。

  “我今年59岁,教书教了42年,全部是复试班教学。其中一人一校就达37年。”说起自己的教学经历,王先秧没有丝毫抱怨,但自豪之感油然而生。

  哪里需要去哪里,辗转的教学点串起了王先秧的奉献之珠

  

  县教育局局长张红松一行看望王先秧

  见学校来了那么多陌生面孔,村民们带着竹椅、端着条凳自发赶了过来。他们热情地打招呼,帮着泡茶。听说是专程来看王先秧老师,大家七嘴八舌抢着说起了王先秧的好。

  66岁的村民李小英第一个挤上来抢道:“王老师是个好老师,有了他,村里的孩子才能有书读。王老师一个人在这儿教了17年,太辛苦了!乡里要分个老师来啊!”·

  “王老师从不计较,哪儿缺老师就去哪儿教。先后在赵家坞教学点、邓源小学、高佳山教学点、紫源教学点任教。无论在哪儿,王老师都把青春和梦想倾注于山区的教育,用自己瘦弱的臂膀为山里孩子打开一扇扇窗。燃烧着自己,默默地照亮着山区孩子们前进的道路。”孔伯春动情地介绍说。

  

  1981年下半年,根据安排,王先秧回到了家乡所在地高佳山教学点任教。在这里,他一边坚持教学,一边务农。工作地点换了,但教学环境和条件却没有丝毫改善。高佳山就如它的名字一样高,这里可以俯瞰群山,只有蜿蜒曲折的山路进村。学校有学生30多人,分一二三年级三个班,由王先秧一个人教,还是复式班教学。1986年上半年,赵家坞教学点原代课老师嫌工资太低离职外出打工去了,一时请不到代课老师。王先秧知道情况后,主动要求再去赵家坞任教,将高佳山代课交给了别人。在那里,一干又是两年多。

  1989年,王先秧又回到了高佳山教学点,继续从事着平凡而又繁重的教学工作。1999年,高佳山村民陆续搬离,学生数大幅减少,1999年下半年,高佳山教学点撤并入紫源小学。王先秧又成了紫源小学老师。当时的紫源小学设1至5年级共五个班,70多名学生。加上王先秧也就三个老师。虽说条件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毕竟有了同事,这可是王先秧从教以来第一次有了同伴,也有了交流和相互帮助机会。尽管上课还是从第一节上到最后一节,仍然是复式班教学,但王先秧教的有滋有味。可是好景不长,随着一位年轻老师调离及年老的一位同事退休,2004年以来,紫源小学又成了王先秧一个人的学校。期间,有支教老师来过,但呆不了2天就走了,她们受不了大山深处的寂寞和艰苦。王先秧的亲戚朋友都劝他申请去乡中心小学,毕竟坚守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啊!王先秧没有动摇,他说:如果我离开这里,村子里的小孩读书怎么办?作为家乡人,不能苦了下一代啊!没想到,王先秧这一呆就是17年。每天,王先秧鸡鸣晓月起床,接到几个孩子,从高佳山沿着陡峭的山路,护送他们上学。走这样的山路容易摔倒,特别是雨雪冰冻天气,摔个几跤是常事。途中要经过一条小溪流,遇到下雨小溪变成了小河,王老师就一个一个背过去。中午,他为离学校远的学生烧火热饭,中午时间就为学生辅导功课。一天的工作结束了,王先秧又沿着原路护送学生爬回髙佳山。学生到家后,王先秧又下田地劳作,晚上备课改作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王先秧周而复始地重复着这项简单枯燥但又不平凡的工作。

  “只要学生和学校需要,我愿意在这里再教10年”

  

  王先秧为学生做饭

  一放学,孩子们便收拾好课本,拿出作业本认真地做了起来。十几分钟后,王先秧便端着孩子们的饭盒来到教室,片刻,又变戏法般摆上了几道丰盛的菜肴,孩子们立即停下手中的笔,秩序井然的围坐好,开心地吃起来。饭后,王先秧收拾好一切,开始查看孩子们的功课。该校7岁的一年级学生汪昊阳告诉笔者,王老师就像大家的父亲般关心大家,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都一样无微不至。

  “现在,我的儿女都长大了,在外面打工。虽然他们没有抱怨过我,但我一直感觉愧对他们。”提及家人,王先秧的语气明显带上了哽咽。

  1988年,王先秧四岁的女儿突发高烧,由于交通闭塞,需要马上背去医院就诊。妻子托人带口信给王先秧让他马上回家。身在离家十几里路的王老师听到后心急如焚,可现在还得上课,一走学校就全瘫痪,如何是好?王先秧左思又想,恳请当地的一名村民帮忙照看学校,千叮咛万嘱咐后,王先秧马不停蹄地小跑了一个多小时山路赶到了家。女儿由于高烧时间过长,拖延了最好的治疗时机,高烧引起支气管炎,虽保住了性命,可落下了终身隐疾。42年来,为了山里的孩子能走出大山,王先秧不知道牺牲了多少自己及家人的利益。

  有些农村孩子的条件困难,一时交不起学费,王先秧总是先自行垫付学杂费,一家人的生活只能节衣缩食,直到王先秧1999年通过民事招考转为正式老师后才略有改善。至今,在王先秧的办公桌抽屉里还保存着不少家长亲手写的欠条。

  

  王先秧教学生做作业

  42年,王先秧教过的许多学生先后走出了大山:王骏,考上武汉大学,后考研进入清华大学,现在美国留学;王腾,考取广西医科大学,现在广西第四人民医院工作;李辉,南京军校毕业,正营级干部;汪浩然,在永康自办模具加工厂……在王先秧心里,没有比看到所教过的学生取得成绩更欣慰的事了。

  明年,王先秧就要退休了。他说,只要山里的孩子需要,只要学校需要,他愿意一如既往在山区再教十年。

  

  王先秧上课

  作者:陈万民

  1.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文明邮箱 | 网站管理
  2. 上饶市委宣传部  上饶市精神文明办  主办
  3. 上饶之窗网站  承办
  4. 服务热线:0793-8223048 8223269  新闻投稿: srswmw@163.com
  5. 赣ICP备03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