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丹心献华教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上饶市外侨办    点击数:345    更新时间:2016/9/6 【字体: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增强,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的交流日益频繁,世界范围内的“汉语热”持续升温,各国华人华侨学习华语、了解中国文化的热情更是空前高涨,中华文化作为人类共同的宝贵文化遗产更是受到世界众多国家的关注。

  在世界众多国家里,生活着这么一个群体—“华族”。早些年,他们为了生计,不远万里,漂洋过海远离中国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凭着中国人的勤劳和智慧,他们很快就在当地站住了脚跟。为了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能够继续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他们中的一些人不遗余力地在当地开办了华文学校。华文教育也便从此不断发展壮大,开花结果。

  菲律宾作为中国的近邻可以说是在海外开展华文教育较早的国家,也是很成功的国家之一,眼下已经正式开展了117年。在这一百多年的历史中,无数致力于华文教育事业发展的仁人志士殚精竭虑,谱写了一曲曲华文教育的生动篇章,也使华文教育不断得以发展壮大。

  为了帮助华人华侨搞好华文教育,中国国务院国侨办为此也是绞尽脑汁,为了满足当地华语教师短缺的状况,国侨办对此开启了“输血计划”。中国国务院国侨办向各级地方侨办选拔优秀的教师外派到一些国家。

  我是张鹏,今年二十四岁。我来自江西省上饶市德兴市张村学校。今年是我外派菲律宾的第三年,我服务的学校是菲律宾怡朗华商学院丽日诗歌分校。

  两年前,当我得知自己被外派到菲律宾支教的消息时,心里非常激动。毕竟这将是我第一次出国,心中也难免有些惶恐与不安。2014年,中菲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我记得当时每天晚上都有亲戚朋友打电话给我,规劝我不要冒险。父母亲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求着我不要出去。对我来说,这次机会非常来之不易,错过了可能会铸成终身遗憾。那时的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摆事实,讲道理,用尽一切可以用的方法去说服身边每一个关心我的人。

  接下来就是签证问题,历年来看,签证都不是大问题。但在2014年,我们的签证异常难办。全国所有的外派老师都必须自己亲自去领事馆面签,所需要准备的签证材料也非常之多,有的还很棘手。为了实现自己出国支教梦,我还是克服了种种困难,顺利的拿到了签证。

  在菲律宾华教中心,我接触了华文教育这一慨念。“作为第二语言教育,你们外派老师们必须放下你们在国内语文教学的那一套。必须重新学习新的教学理念,使用新的教学方法。”菲律宾华教中心郝主任语重心长的说道。经过几天紧张的培训之后,我便跟着校领导来到了所服务的怡朗华商学院丽日诗歌分校。

  初到怡朗之时,我记得当时是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号晚上八点,校长和王主任到机场来接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我们的校长。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通过和他的聊天,我很惊讶的发现他已经在华文教育岗位上默默耕耘了五十多年。几十年如一日的奉献在教育第一线,不辞辛苦,不求回报,只求华文教育事业能够蒸蒸日上。突然间我的心头一颤,我被眼前这一位老人深深地感动了。我心想:我一定要尽自己最大所能把华语教学工作做好!

  晚上十点,我被送到了怡朗华商学院丽日诗歌分校。在宿舍门口,我见到了这边的孩子。这边的孩子非常热情,看到我一拥而上争着抢着帮我提包,一阵热情之后,若大的房间里只剩我一人,孤苦伶仃。我要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呆上整整十个月,这时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但是一阵思想斗争过后,还是既来之,则安之。

  我记得第一次走进课堂的时候,那是小三班级,当我喊完起立,学生竟然调皮的喊道:张老师,再见。我顿时整个人都傻了,这边的孩子也太调皮了吧,也太不给我这个中国老师面子了吧。整堂课下来,我汗流浃背。通过一个星期的接触,我发现这边的孩子跟国内的孩子有着天壤之别。课堂上你很难看到国内孩子的那份乖巧。孩子的随意性很强,可以毫无约束的走到教室的任何一角落。孩子们可以随时随地的发表自己的“高论”。由于这边孩子的母语是英语,从小在英语环境中长大,并且从小接受美式教育的熏陶。而我虽说在国内也学了若干年英语,但是来这边,面对这些孩子,我成了名副其实的“哑巴”。我有尝试去用英语和孩子们交流,但是每次由于发音问题惹得孩子们哄堂大笑。面对这么一群桀骜不驯的孩子们,我没有选择退缩,相反,我要向孩子们“宣战”。接下来就是我卧薪尝胆时期。老实说,造成这种局面我也仔细想过。首先孩子听不懂我在上什么,由于我不懂英语,就很容易出现我说我的,他们说他们的。其次就是作为新外派老师的我没有任何经验之谈,对教材的把握也做不到成竹在胸。

  经过几番斟酌,我决定从教材入手,借助些教具,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对于孩子说出的每一句汉语都给予鼓励,并有相应的物质奖励。对于违反纪律的孩子,也绝不姑息做到奖惩并用。有时我还会请本地老师一起帮我,一起把这个班的纪律维持好。渐渐地几个月过去,孩子们对我也比较熟悉了,对汉语的学习乐度也增强了。现在我在班上要求,华语课上一定要讲华语。如有违反者,我会给予相关的惩罚,反之给予奖励。针对基础比较差的同学,我会用放学的时间,给他们补习功课,切实做到不让每一个孩子掉队。

  与此同时,我还跟主任针对这边学生缺少华语环境提出了开展“与老师讲话”活动。每个孩子准备一本与老师讲话的本子。每个学生在每一段考试中必须至少完成两张以上的签名。这样一来就大大增加了学生与中文老师互动。学生也可以利用这种机会去了解他们的老师。这种活动开展以来受到了校领导们的一致好评。如今,与老师讲话活动依然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小孩子们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中学生的问题也同样困扰着我。同样作为中四级任老师的我,但是当你面对中四学生的时候,用于小孩子的那一套好像不管用了。他们对于老师所谓的物质奖励毫不在乎,对于一些表扬性的话语他们也很不屑。这就意味着,你需要去“变脸”。需要改变你的教学模式。对于大孩子来说,你不能有太多的表扬。往往需要更多的是感动。在中四年级,有一个很调皮的男生。平日课堂里,对于老师授课内容,布置的作业都不屑一顾。甚至有时候还有不尊重老师的嫌疑。记得有一次上楼梯的时候,我见他手上抱着很沉的东西,并且肩上还备着一个“大包袱”。这时我直接从他肩上取下了他的书包,一直提到顶楼,放在他的座位上。经历了刚才这一幕,他并没有连声说谢谢,更多的是思考。或许是因为老师的这一举动震惊了,感动了。自那以后,在我的课堂上,不吵不闹,开始时不时的配合老师了。

  当时在中四班级还有很多调皮捣蛋的男生。通过几个星期的观察不难发现这边孩子特别好动。众所周知,篮球作为菲律宾的国球一直被菲律宾人深深地热爱着。平日里,只要一有空闲时间,这些孩子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篮球场上。为什么我不能和他们玩在一起呢?一次偶然的想法,让我成了这些大孩子们篮球场上的兄弟,生活中的朋友。自那以后,这些孩子会一直把我当成朋友,课堂上不打不闹了,开始配合老师学起了中文来了。

  两年来,除了面对繁重的教学任务,我还在课后辅导学生参加各种中文竞赛。2014年11月我辅导了一位学生参加菲律宾米莎燕地区演讲比赛,并且荣获了米萨燕地区演讲比赛第二名的佳绩。2015年1月我辅导学生参加菲华杰出学生奖,并且荣获了“菲华杰出学生”称号。2016年1月我辅导的另外一位学生同样荣获“菲华杰出学生”称号。值得一提的是菲华杰出学生奖在全菲只有十个名额,对于连续两年取得这一荣誉的怡朗华商学院丽日诗歌分校来说,可谓是前所未有。对此,我也很有成就感。

  初到这里,发现这边的本地汉语教师之间的交流都是闽南语,很少使用普通话。甚至有一两个老师竟然连听普通话都感到吃力。由于上面所说的原因,怡朗华商分校只有我一个外派老师。当我到来之时,首先办公室里的普通话交流也渐渐多了。在这边由于华人孩子比较少,这边的华语几乎沦落为第五语言,甚至排到了英语、菲语、本地方言和闽南语之后。

  在办公室里,我有时和本地老师围坐一起,谈论着大家都乐此不彼的话题。有时候偶尔放声大笑,有时候也会陷入沉思,一言不发。本地对我所讲的一些话题也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当今崛起的中国的现状,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他们虽说是本地老师,但是他们跟中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部分的老师都是第二代华侨。年纪大了,一辈子没去过中国,印象里的中国都是当时旧中国的情景,均来自父母口中。听到当今中国繁荣富强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他们也替中国欣慰,替中国人民高兴。

  菲律宾的饮食习惯跟中国截然不同,菲律宾人虽说也吃米饭,但是他们特别喜欢吃煎、炸、烤且不爱吃蔬菜。按他们的说法是,蔬菜是草,不能乱吃。平日里他们还喜欢吃甜、腻重口味的食物。学校虽有食堂,但是厨师们都是按照他们菲律宾人的口味去做。我有很多的不适,比如说吃多了他们的煎、炸、烤食物,轻则上火溃疡,重则牙疼,便秘。记得每次去医务室治疗溃疡,校医都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老得溃疡。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也只能笑而了之。

  针对这种情况,我都会选择默默承受。每每当校长问起我的饮食习不习惯,需不需要学校改善伙食时,我都一一谢绝了。在我看来,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去给学校增加麻烦。本地老师能适应的,我相信我也一定能适应,最后我干脆和本地老师坐到了一桌。

  怡朗华商学院丽日诗歌分校坐落在一个偏僻的小区里,这边没有店铺,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也没有一个可聊得对象。平日里我时常告诫自己,你千万不能因学生生气,不能跟本地老师闹得不愉快。如果一旦生气了,不愉快了,在这边只有我孤独一人,连发泄的渠道都没有。

  在我看来,更难熬的时候是晚上。因为教学之外,我还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如何充实自己便成了我首先考虑的问题。这边英语环境非常好,于是我就每天把自己泡在英语里。时间久了,我发现我深深喜欢上了学英语。哪怕每天只记一个单词,我都会觉得我收获颇丰。目前为止,我的英语已经可以和本地老师正常交流了。

  外派支教的两年来,我一直和校领导及当地老师们相处得很融洽。他们对我的评价也很高,对于我这位小弟弟无论是生活或教学方面都给与了莫大的帮助。菲律宾华教中心对我这两年来的表现充分肯定,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外派教师”称号。

  即使我是一个匆匆过客,我也要做一棵开花的树。我要把我一季的苍绿和满树的芬香留给菲律宾华教事业,让汉语言文字和中华文化的芬芳浸染我能到的每一个地方。(张鹏)

  • 上一条信息:
  • 下一条信息:
    1.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文明邮箱 | 网站管理
    2. 上饶市委宣传部  上饶市精神文明办  主办
    3. 上饶之窗网站  承办
    4. 服务热线:0793-8223048 8223269  新闻投稿: srswmw@163.com
    5. 赣ICP备11003944号